【夜巍】边缘性人格障碍

面面一周年纪念~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啦~感谢所有支持我的小天使们~

特别预警:该篇涉及精神病向au,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谨慎戳

巍巍普通人设定,部分参考剧版~

前半段主面面视角,掺杂片段性描述

特殊预警:边缘性人格障碍为一种特殊心理疾病,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和心理学教科书,但依旧不能保证完全精确,切勿当真。

部分拉灯内容藏在石墨中的某一处,随缘可看~

奥3最近或许可能被墙了,点不开就...抱歉啦....


完整外链戳这里走


前半段:

(一)

沈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弟弟患上的这种心理疾病。

 

他看着从同事那拿来的粗略诊断,快速将其塞入了碎纸机。

 

夜尊被声音惊动,本窝在沙发侧浅眠的人几乎蹦跳了起来,快速冲到了沈巍身边,狐疑盯着被机器吞噬的纸张,眼底闪过慌乱,又极快地幻化为焦躁。

 

他很想质问沈巍今天早上去了哪里,想要对这个不断离开自己的哥哥怒吼,想要发泄自己所有的不满,又过快意识到了他的不对。

 

他在焦虑。

 

这不正常。

 

但沈巍不应该离开他。

 

该死的哥哥总会抛弃他。

 

小时候是。

 

现在也是。

 

愤恼自心底窜上,他在失控的边缘徘徊,分明一丝一毫都离不开眼前的人,近乎病态地渴求哥哥陪着他,在那人呆在身边之时却克制不住心底的焦躁。

 

他越来越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这不正常。

 

他不正常。

 

他可能有病。

 

但他不会承认。

 

承认了哥哥就会将他当成累赘,就会怜悯他。

 

他不要哥哥的可怜。

 

所以他没事。

 

一点都没。

 

(二)

“弟弟….”沈巍皱着眉接住了夜尊,呼吸有些凌乱。

 

谨慎从药店取回的控制性药物还没让夜尊服用两天便被那人敏感地发现。弟弟通红的眼混着不可置信,几乎疯了一般扑了过来。

 

小巧的药片跌了一地,菜板边是他还没来得及磨碎的粉末。他支撑着两人的重量,腰际被顶的生疼。

 

“你下药。”夜尊不断低喃,扣着沈巍衣领的手颤的无法停下。焦躁上升,这一次却是多了说不清的无力感。

 

这一定是药的作用。

 

他哆嗦着唇,在沈巍试探着抱紧他的时候一拳砸上了水池的边缘。

 

“我没病。”他倔强地重复,一遍又一遍,似乎这样他就可以将自己骗过去,但这句话终归还是失了力量。

 

他自己都不信。

 

他是废物。

 

从出生就是。

 

胃中轻微的痉挛,哥哥在耳边轻声的安慰,他费力嗅着那人衣领干净的洗衣粉气味,无力又难受到了极致。

 

他说不上为什么,想哭的冲动上涌的厉害,泪断了线般的在眼角砸落,顺着脸侧落入嘴中,略咸,让心情都跟着变得低落。

 

他的存在或许就是累赘。

 

他应该去死。

 

“弟弟。”兄长温和在背脊顺着,他被半拖着送回了沙发上,像个废物一样,需要哥哥的照顾。

 

“我在这,别哭。”

他蜷缩成了一团,沈巍对他的任何好,此时看来都像是嘲讽,像是悲悯,像是故意照顾他,像是突显他的弱。

 

他明明不弱。

 

不。

 

他很弱。

 

不然他怎么会需要哥哥的救赎。

 

(三)

从被沈巍从反抗团中救出来以后,他就缺失了一部分对于以前的记忆。哥哥带他走访了不少的人,好像是心理医生还是什么别的,所有人给出的答案都是绝对的统一:“大脑逃避了以往痛苦的经历,所以封存了部分记忆,建议不要唤醒。”

 

他能看出哥哥的失望,分明不强烈,但他却能百分百的感知。

 

他们毕竟是双生。

 

哥哥在对他失望,而他不想让哥哥失望。

 

他疯了似的想要想起,但越这样,却越痛苦。整夜的失眠和头疼终于还是击垮了他。他变的患得患失,神经质般离不开沈巍,在那人迫不得已无法再休假必须回学校教课后变得近乎疯狂。

 

他几乎把所有储备中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如同龙卷风般将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稀烂,最后在沈巍皱着眉冷静看他的时候又懦弱地蹲回了地上,卑微求着哥哥不要离开他。

 

但这不可能。

 

沈巍需要工作,而他也清楚知道他这副样子,根本不能出门。

 

他会给哥哥丢脸。

 

他是疯子。

 

他明明不想这样,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第一天沈巍回学校的日子,他待在家里害怕又紧张,任何的动静都能让他窜回被窝,在满室的狼藉内寻找独属于他的安全角落,在哥哥回来的时候激动地差点将人勒死在怀里,殷勤将他制造出来的麻烦尽数收拾干净,只为得到那人算是嘉奖的温和一笑。

 

他害怕一个人独处,重度依赖哥哥的存在,但每每那人回来之时,又克制不住嘴中的恶毒。

 

他常常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在吼完后内疚的眼底都染了泪意,虽然哥哥只温声说着无事或者原谅他了,但那该死的愧疚总能让他陷入自责很久。

 

他是累赘。

 

一直都是。

 

(四)

他无数次想过或许他这样根本不适合继续活下去,但每次沈巍都能及时赶到掐断他所有的尝试,一遍又一遍在耳边哄着他,直到那可怕的想法被驱逐出脑海。

 

哥哥有时候也会红了眼眶,那人总是哭的无声又无息,在他记忆中,这只发生了一次,在有一天凌晨,他莫名醒的时候看到哥哥靠在床边,失神望着窗外,那脸侧的痕迹透过星点窗外的亮让他看的心疼又愧疚。

 

他不该让哥哥哭。

 

他明明那么喜欢哥哥,明明他才该是承担一切的人,明明他想把哥哥好好护在手心,不让任何人动,明明他想让那人惯紧抿的唇角露出些笑容。

 

但现在的他,根本做不到什么。

 

他需要好起来,但情绪总是可悲的不受控制,随时随地,在任何可笑的刺激下快速变换,连反应都来不及。

 

但他需要做些什么微薄地安慰自己,告诫自己他还有些价值。

 

于是第二天他在哥哥去学校的时候悄悄出了门。偷偷摸摸,克服了巨大的恐慌,在公寓边的花丛中剪了几簇野玫瑰回了家,笨手笨脚折腾着,那细小的刺钻入了指尖很多次,很疼,但很有成就感。

 

他几乎可以幻想哥哥或许可以开心一些的样子,似乎这瓶花可以拯救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

 

这幻想真实的过了头,如暗夜中的火种,让他踉跄着追寻,无论多狼狈都不愿松开。

 

他等着哥哥回家,沈巍今天似乎格外的疲累,看到那花眼底略过不可抑制的恐慌,颤着声问他是不是出去了,不算质问,却比质问更为刻薄,轻轻巧巧将他构造的一切幻想尽数毁去。

 

他又给哥哥添乱了。

 

但明明他不想的。

 

他好像是发了脾气,情绪快速的波动让他不记清太多的事情,侍弄了一下午的小东西被他砸到了地上,哥哥沉默了很久,将他紧紧搂在了怀里,轻声说了很久的对不起。在第二天他恹恹抱着被褥目送哥哥离去的时候,于桌上发现了那束不起眼的花,换了个瓶子插放,是独属于沈巍的温和。

 

哥哥总会这样。

 

-------------------------------------------------------------------------

后面有部分不适合内容,点此走其他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完整版hhhh



评论 ( 44 )
热度 ( 176 )

© u不懂我蛋蛋的忧桑 | Powered by LOFTER